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选时机选地段选区位买房选择题

发布时间:2020-03-04 15:37:16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九江金九银十哪去了

股市经常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上升或下跌时,因缺乏成交配合,指数与成交量走势出现背驰。业内人士把这种现象当做后市走势或出现逆转的表征。

楼市是否也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呢?当经济学家也还在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这种观点就已经被房地产商重视。据调查数据显示,今年9月九江城区商品房共成交1139套(住宅1022套,商业108套,别墅7套,办公1套,其他1套),可见金九传统旺季也并未凸显其优势。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9月1139套的销量为今年九江楼市最差成绩。

九江楼市的金九银十哪儿去?

许多人开始慌张起来,翠湖明居对面的李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李先生调入省交通厅工作也有好几年,九江有一套138㎡的物业一直空置着,我一直想转手,都脱不了手,成交量再萎缩,这偏大的户型就更难脱手了,难道要低价转出吗?既要担忧地产税,又要担忧成交量,如今楼市稍微有个风吹草动,李先生都要焦虑一阵。

本来,当楼市上升,成交金额理应会出现同步上升,而一旦成交量与楼市走势出现明显背驰时,楼价攀升速度不减,但是成交量还在减少,说明楼市的上升动力正在减弱,最忌讳的就是业主贱价沽售房产。

这个时候,投资者不妨考虑把物业用作自住或者转作收租用途。

九江楼市9月所呈上的成绩单里,开发区的业绩最佳:成交量最多,631套,比第二名庐山区的388套,多出了243套。此前有网友这样评价开发区:三年前,这一地段曾经火过一段时间,如今有点不温不火。

说实话,开发区版块,楼盘数目不少,相比之下价格不算贵,东方塞纳、浔城湖景、中星宜景湾、新湖柴桑春天、等等等等。但是,实在有点可惜,它抢不了新区的风头,更夺不了老城的光芒,硬生生地浪费在了左右夹击之间,地位多少也有点尴尬。也可能是这块区域楼盘太多,大火力一分散就显得小了,好在宜居还是很宜居的一块地方。

■市中心,你在哪里

作为一名浪漫的现实主义者,我总觉得单说经济数据对于购房者来说,实在不是件负责任的事情,数据虽能代表着众多现象,但说明不了感性的情感系数。同作为一名住在九江的潜在购房者,我也会在这一叠成交量面前,倍感紧迫和压力。但却很少用它作为我买房的参考因素。

反而我更依赖区位上的选择。

买房子必须懂得运用排除法和加减法。根据你在生活和工作上的需要排除你不想要的选项,再根据精神上的好恶增减你对房屋的要求。这里最容易排除的选项就是区位。你的情结,你的工作地,你的价值观,你的生活方式,都可以帮助你排除区位因素。

不知道区位优势可不可以算作一种区位值?当区位升值,则看好楼市;区位贬值,则看淡楼市。当然,区位是不会贬值的,这只是一种相对的概念。一个地区的吞吐量和经济增长空间在一定时间里都有一个限期值,先富带动后富就是由此而来。所以,当A崛起了,可能B只能默默地为他人做起了嫁衣裳。

关于区位,我的朋友小刘就是一位典型的市中心守望者。外地人在九江,考虑到他们对中心老城的情结不浓,所以选择更宽泛,毕竟庐山区、开发区,甚至八里湖新区都有很多不错的楼盘,但是我这位外地朋友带着理工男惯有的简约实用主义思维,执着地看重市中心。他认为价值洼地永远在市中心,一来千百年发展起来的市中心城区,不管市政之风往哪边吹,这块地涨跌都有限,吹不倒,二来上班方便,娶媳妇方便,未来孩子上学也方便。

我也很佩服我朋友朴素的经济观。在这个永远在开发中寻找下一个价值洼地的时代,今天的市中心又还能维系多久呢?

■买房,抢得过CPI吗

这应该是大家最不想谈论起来的话题。为什么通货膨胀会影响楼市变迁?

答案是必然的。从很多历史数据中都能找到答案:CPI高涨之下,地产保值都很成问题,保值说就更站不住脚了。

关于房价深跌下行的例子有很多,比如1989-1991年,英国通货膨胀明显上升,英国房价涨幅却大幅回落,1990年房价零增长,1991年和1992年负增长。

还有1975年的日本,在较高的通胀情况下,低价大跌9.2%。

还有1995年,香港通胀率高达9.1%,房价却下跌5.8%。以及2008年的香港,通胀率创11年新高,房价却大跌19%。

这种种都在说明一件事情:通胀之下,楼市非但没有保值反而是在贬值。

哪怕通胀是最小的风向标,也是记者最想提及的一个话题。CPI高企的事实,不需要赘言,每个人都很清楚。100元在这几年的价值变化,有目共睹。

我们能不能把房价下行的期望寄托在通货膨胀上呢?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吧。2005年,九江小伙吴堂从军校毕业分配到东海舰队工作。他刚到宁波的时候,他工作地附近的房价在6000元每平米左右,他告诉记者,他工作之地刚巧处在宁波老城区海曙与江北的交界处。宁波算不上一个特大城市,所以两区交界处依然可以算得上城中心的位置。当宁波房价在6000元平米时,九江的房价大概在20003000元平米左右。不过吴堂还是错过了这两边的买房黄金期,他说,真后悔当时没买,不在宁波买,在九江买也好啊。等到2013年他结婚要买房的时候,宁波那片地的房价蹭蹭地涨到了1.5万元平米。已完成三连跳,身为营级军官的他还是买不起房子。

让房屋延伸个体的梦想,就那么难吗?再回想一下2005年到2013年的通胀情况,尤其是2012年2013年正经历人民币汇率崩盘的恶性通货膨胀。

感叹这几年却也成了楼市的黄金期。为什么在通胀之下,实业发展步履维艰,他们却还是可以通过地产赚钱?

记者 吴凤思

长春定制西服

威海防静电工作服定制

沈阳西服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