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吸泵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自吸泵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开始还债1000亿元投资水利-【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6 12:11:53 阅读: 来源:自吸泵厂家

北京开始还债 1000亿元投资水利

“十二五”期间,北京市计划投资约1000亿元,规划和建设水利项目。新一轮降雨来袭,北京,准备好了吗?中国的城市,准备好了吗?

一场暴雨不仅暴露出了城市应急管理能力、防汛能力的不完善,更让人们看到了城市脆弱的排水系统。

在凤凰网7月22日发起的一项调查显示,有91%的人认为北京基础设施落后、排水不畅是导致7月21日北京内涝的最主要原因。

其中,下凹式立交桥的排水问题,再次引发关注。据统计,此次暴雨至少造成北京城区95处道路因积水断路,其中绝大部分是下凹式立交桥下的低洼区,尤以广渠门铁路桥为最,这里的积水深达4米。

北京下凹式立交桥的积水问题,早在2004年7月10日那一次暴雨中就暴露出来。去年6月那次10年一遇的暴雨中,这个问题第N次被提及。

虽然如此,却还是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

北京之痛——下凹式立交桥

提起广渠门铁路桥,常年在附近拉活的“的哥”王冲摇了摇头,在他的印象里,只要是雨稍微大点,很快桥下就会有积水。“我们在下雨天都会绕着走。”王冲说。

广渠门铁路桥横跨两广路,桥下是大大的深V形坡道,王冲指出,桥下最深的地方要比正常路面低5米左右,是这附近地势最低的地方。

北京交通管理干部学院政法系主任张柱庭介绍,广渠门铁路桥下的低洼地势主要是为了保证铁路桥下的净高,因此才向下深挖。而这种低地势必然会导致四面八方的水都向此处汇聚,造成大面积积水。

“现在的下凹式立交桥大多如此,这反映出当初建造这些桥时没有‘防涝’的规划思想。”张柱庭说。

记者通过观察发现,在桥下的一侧主路和辅路上共有20多个井盖和雨箅子,用来收集积水。

“这个数量不算多。”北京自动化系统工程设计院给排水工程师刘然告诉记者,更大的问题则在于水泵站能力的欠缺,这也几乎是北京所有下凹式立交桥的通病。

刘然解释称,下凹式立交桥因地势低洼,排水系统也相对复杂。主要通过桥下的雨箅子、井盖等流入地下,再经由雨水支管、排水干管流入泵站前池。由于地势较低,因此需要借助水泵,把雨水抽入出水管,再排入附近河道。

在广渠门铁路桥南端100米左右,就是夕照寺泵站。据了解,该抽水泵站的设计标准仅为两年一遇。“这种标准面对7月21日的暴雨显然无法发挥作用。”刘然说,目前大多数立交桥泵站的设计标准都是两年一遇,莲花桥、安华桥等已经被改造过的泵站,也不过提高到了3年一遇。

“河道是是排水系统的最终去处。”刘然强调,河道的泄洪能力也至关重要。

广渠门桥旁边就是南护城河,这本来可以方便桥下的积水快速流入南护城河,但7月21日当天因为大雨,南护城河水位满溢,据在场市民回忆,已经没过栏杆,流进了边上的绿化带里。这使得积水不但无法及时排入,反而导致护城河水的倒灌,使桥下积水更深。

刘然指出,现在北京市区许多河流都在上游建闸,像南护城河上就有龙潭闸,常年保持较高水位,暴雨来临时,放水不及时,河道蓄水面就会超过排水管道高度,形成倒灌。

刘然认为,改进下凹式立交桥排水能力,主要应从提高水泵站能力和河道清淤、提高泄洪能力入手。“但比较困难。”

升级现有立交桥泵站不仅需要大泵,相应的集水池、出水池、水泵间都要相应扩大。“但现在城市的快速发展给我们留出安装泵站的空间越来越小。要改造升级的话,空间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刘然说。

今年2月,北京市“十二五”时期水资源保护及利用规划中提出,截至2015年年底,全市将修建89个地下蓄水池,重点解决下凹式立交桥排水问题。但刘然坦言,从目前来看,尚未有明确进展。“当前有效的方法还是规划计算各泵站可用空间,尽量升级泵站标准。”

记者从北京排水集团了解到,目前他们正在根据新的排水标准对北京下凹式立交桥的泵站进行改造,目标是在2015年前,让这78座下凹式立交桥泵站能够应对5年一遇的雨情,相当于雨量60毫米左右。此外,将采用建设蓄水池、客水分流系统等,使得桥区整体的防汛能力达到10年一遇。<<首页12末页>>

加快“良心工程”建设

下凹式立交桥的排水只是北京排水问题的一个代表,其实,北京的整套排水系统都在欠账。在7月21日暴雨后,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市水务局副局长潘安君等人都曾多次表示,这次暴雨暴露出城市基础排水设施比较薄弱。

早在2004年7月10日,一场暴雨就引发了人们对中国城市排水系统的广泛议论和批评。每逢暴雨袭城,人们都喜欢引用法国作家雨果的那句名言“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来加以鞭挞。但回望每次暴雨过后的现状,只是让人们一次次的寒心。

刘然介绍,北京的城市排水系统主要包括雨水排水系统、污水排水系统两大类。其中,雨水排水系统由小区排水管线、道路排水支干线系统、排水河道支干流系统组成。

北京市防汛办主任王毅表示,目前北京市排水系统设计标准是1到3年一遇,能够适应每小时36到45毫米的降雨,仅在天安门广场和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排水管线能达到5年一遇标准。

刘然指出,纽约是10至15年一遇,东京是5至10年一遇,巴黎是5年一遇。“相比这些城市,北京的标准是比较低的。”

刘然分析认为,标准较低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是北京多年来一直担心的问题是旱,而非涝,因此在当初设计规划上的出发点就不一样;第二是提高排水标准,就要加粗管道,会相应增加财政投入,现在许多排水系统是在沿用上个世纪80年代的,当时的设计建造多受到财政制约;第三,北京在多年来的发展建设中,一直比较偏重于看得见的建设,而对于地下排水系统重视程度不够。

今年5月,北京市规划委公布了《城市雨水系统规划设计暴雨径流计算标准》的征求意见稿,此次大幅提高了雨水管渠的设计标准,要求设计级别最低也必须是3年一遇,重要地区、重要道路为5年一遇,特别重要地区、特别重要道路为10年一遇。

刘然表示,这种标准从当前北京实际情况来说是够用了,“你也不能去无限增加管道的宽度和提高设计标准,那样不切实际,也是一种资源浪费”。

“现在新建的道路项目已经在严格按照新标准来执行。”但刘然指出,这其中还是存在不小的问题。他介绍,北京的地下排水管道错综复杂,有一些需要交汇的地方。“比如A街收集的雨水最后会排到B街的雨水管道,A街是新建道路,用了新标准;而B街是老道路,还是老标准。因此上游的管道虽然做大了,但下游的管道依然很小,还是无法更好地解决排水难的问题。”

因此,改造原有排水管网系统也是重中之重。但这些多是因当初规划不足等遗留的历史问题,要将这些“欠账”全部填平,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随着城市快速的发展,很多地下空间被电力、电信、地铁等占用,因此难于满足原有供排水系统的升级。此外,许多老旧城区管网上都盖了建筑,也无法彻底拆除重修,只能一步一步的治理和完善。”刘然说。

除了现有排水管道标准过低的问题,刘然指出,北京排水系统还存在普遍老化、日常维护不利等问题。目前的一些管线、泵站的电气设备、元器件普遍老化、破损,排水管道有的因未及时清理而出现故障。

刘然认为,这也与北京的下水道分属市政、排水、环保、电力、通讯等不同部门管理,责权不分,缺乏统一协调有关。“这就需要明确各方责任,统一力量,共同改建北京的排水管网。”

每次暴雨过后,北京似乎都在反思,也都在提出整改排水基础设施,但现今看来,效果并不明显。为此,有市民对北京市水利建设基金的使用提出了质疑。

“十二五”期间,全市计划投资约1000亿元,规划和建设水利项目。张柱庭认为,相关部门应及时公开财务使用信息,并定期向社会公布建设成果,接受监督和检验。“用切实有效的实际成果来打消质疑是最好的办法。”

7月29日上午,记者在莲花桥附近,看到北京排水集团的工作人员正在对桥区的100多个排水井加强施工,用直径500毫米的下水管替换原有200毫米的管道,据了解,这是莲花桥排水改造工程的一部分。

改造已经开始了,但刘然希望,这些工程不要是面子工程,也不应是政府为了应对舆论的权宜之计,而应是政府部门真正重视起了“良心工程”的发展。“希望这次暴雨真的‘打醒’了北京,加快城市排水基础设施建设,尽快完善相关应急预案制度,不要再出现血淋淋的教训。”刘然说。

在经历了几场“虚惊一场”的暴雨预警后,7月30日傍晚开始,降雨再次侵袭北京,北京市气象台也于当天傍晚7点发布了暴雨蓝色预警,提醒政府及相关部门按照职责做好防暴雨准备工作,提醒驾驶人员应当注意道路积水和交通堵塞,确保安全。

新一轮降雨来袭,北京,准备好了吗?中国的城市,准备好了吗?

<<首页12末页>>

钢格板安装夹

燃汽轮机保温

佛山银江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投标柴油发电机